Tuesday, October 01, 2013

城市的暗角

她眼裏有一抹讓人窒息的灰暗。那不是悲傷,是無奈。

走訪她的住所,才知道她租的只是一間非常簡陋的板屋。還沒走進去,已經聞到屋子裡飄來的異味。我深吸了一口氣,輕輕敲門。

她打開了那可有可無的板門,映入眼簾的是她那張四個腳都用繩子固定的床架,上面以三夾板和舊床單當床褥,枕頭已經發黑。簡陋的“客廳”旁是個更簡陋的廚房——一個洗滌槽、一個生鏽的鐵架,上面放著一個發黑的煤氣爐,破舊的木碗櫥懶洋洋地斜靠著斑駁的牆壁。原來她租的不是一間房,是客廳。

她今年六十三歲,丈夫遭遇意外無法工作,現在還在深切治療室;她自己行動不便,無法做太粗重的活兒;女兒是精神病患,還曾幾度攻擊她。

我們問她是否有申請援助金,卻得知她每月只獲得區區九十令吉的援助金,別說吃得飽⋯ 連繳房租都不夠。現在是靠鄰居給她一些雜活兒幹才能有飯吃,可她的腳情況卻越來越不樂觀⋯

她卑微地說:「只要能有多一百塊,就能多去醫院看看那老骨頭⋯要是他能好起來,還可以給他帶吃的⋯」


半個小時的家訪後,我帶著沈重的心情離開。

八打靈是個城市,卻還有人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憑什麼埋怨自己過得苦?

4 comments:

  1. 只有遇见不幸,才知道自己何其幸运。但是,我们的眼睛总往好的比较,而搞到最后自己不满。

    ReplyDelete
  2. 好久不見,留個言,打聲招呼=)

    ReplyDelete
  3. 就怕只有平民才會看到活在赤貧下的族羣

    --

    就只能說再接再厲,但還是感謝你跳坑的誠意
    請參閱成績冊
    http://jeff.coolsilon.com/2013/10/21/2520/

    --揪跳人傑夫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