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6, 2013

夏遊香港 · 千里會友(下)

那一年,是我第一次在夏天去香港,也是我第一次和母親一起去香港。我想帶她吃我喜歡的甜品,想帶她和我一起去看我喜歡的夜景,想讓她知道我為什麼會喜歡來這個繁忙複雜又有點冷漠的城市。

就那樣,我認識了『出淤泥而不染』的憨直消防員—— L。我還記得那是個打了八號風球後的早晨,對我而言之前的一晚只是個不能出遊的夜晚,對他而言卻是個勞累奔波的晚上。他卻依然準時赴約,帶我和母親去了大嶼山,帶我去找母親想吃的東西。



那已經是二零零九年的事,卻還歷歷在目。這幾年間我發生了太多不如意的事,難得欣慰的是他和丸子將要步入教堂。

『Yenny,如果... 如果你方便,就過來做我兄弟啦~』L 傻乎乎地說。

嗯... 兄弟... *低頭往自己一眼* 沒想到我已經淪落到當兄弟了啊~



這一次到港,剛好芳姐也來港渡假,便約在一起和 L 去吃早餐。他這次挑了在新加坡要排隊排N個小時的『添好運點心專門店』。


我把照片放上面子書前,真的不知道這裡的包這麼『把炮』,一post了大家都好像認識它醬...

酥皮叉燒包
嗯,可能是我吃的好東西不夠多,真的好喜歡這個叉燒包... 一想到在新加坡吃這個要排隊還限量發配,就好想多吃幾個... 可是肚子的空間有限...

鮮蝦腸粉
每次一見到就會讓我想起 Z 和 R 姊妹的宮廷桂花糕~
咦?我的重點明明就是香港的朋友... 做麼每次都變成食物... 

就算他“缩埋一舊”,都還是高過我很多... =.=
如果不是因為見過其他消防員,我會以為身高180是消防員的下限。
你的『兄弟』,我做定了~ *擊掌*




四仔在香港身受重傷,身體不敵我的摧殘,碎片都掉出來了... 幸得 L 和馬生帶我去 H 介紹的手機修理店,才救了它一命。

手法熟練得讓我目不轉睛的師傅給小四換了

說到 H... 實際是怎麼認識的,現在已經成了一個謎。總之看著他從低潮走出來,解決了他的家庭問題,渡過了不少的難關,近來又有了孩子... 真的為他高興。

帶子刺身沙律

很大份的豬扒吉列套餐... 

H 請我吃了個很超級飽肚的日本豬扒餐... 其實我真的不一定要吃貴東西,但他卻很堅持。香港生活水準高,大家都過得很不容易,加上那四百萬的供期(現在萬物漲價,可能不止四百萬了)... 我吃不完這頓飯真的很內疚。




嘉慶是豬女的朋友,認識了不算很久,大家平時也不常聯繫,但我不會忘記當我有需要幫忙的時候,他義不容辭地給我伸出了援手。*依然很感動*

來到香港一定要幹嘛?當然是吃啦~ 嘉慶盡了地主之誼,在我和豬女逛了一整天累得生不如死(好像有點誇張tim...)的時候,帶我們去吃好料。

烤龍蝦~ 叫了幾個不同味道的,還是芝士最『惹味』~ 

烤了好多東西... 對我來說最“可愛”的是烤鳳梨。

這是我第一次吃烤鳳梨,還沒吃下去的時候感覺怪怪的... 沒想到竟然還不錯吃!

嘉慶說了一句我很難忘的話:『個燒菠蘿真係唔錯... 可以留返最後當生果食~』
... 乜菠蘿燒過之後就唔算係生果嘅咩?LOL。

你可以想像那種在太陽底下走了一整天之後還要拖著行李搭車換酒店的痛苦嗎?還好有嘉慶哥和他朋友送我們回酒店去拿行李轉地方,我才可以不用搭車~ *爽*




離開前的一晚,L 帶了未婚妻丸子來和我們幾個打邊爐。嚴格來說,她原本不算是我的朋友,但她這麼可愛又熱心的女生,我跟她要沒成為朋友還對得起自己麼?



緣分就是這麼不可思議,總在我們的意料之外將不同的人串聯起來。

其他沒提起的朋友,我不是忘了你們啊~ 只是我... 我... 我懶惰寫了。XD





是你們,讓我愛上了香港,儘管這地方並不完美。

6 comments:

  1. 桂花糕~!!那边的枸杞好像大粒点哦~

    Z,你和我三人的其中一世会不会是深宫里的娘娘,呵呵~所以今生都那么爱自由。

    ReplyDelete
    Replies
    1. Rachel 娘娘,

      嗯,而且非常清甜。

      說起來⋯ 我們好像沒一起旅行過耶⋯

      Delete
  2. 真爽,你在香港的朋友好多!
    你的L朋友真的好高!!!
    添好运我都没有去吃过>_<

    ReplyDelete
    Replies
    1. 珊姑娘,

      馬來西亞朋友更多~ *講廢話*

      下次要去試試看哦~ 在新加坡的添好運可是要排長龍的咧~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