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5, 2010

女人三十前 · 1#

请允许我再强调一次:

我,还没到。

女人三十前,有好多事情都应该学懂,但是不是每个女人都在三十岁前已经学懂?我想,我不该每一次一写这个《女人三十》就来这几句的开场白... 呵呵,但人家从小就是这样学写作文... 要这个那个这个那个...

言归正传。

不管你的年龄是否已经接近三十,你都应该要开始有一个真正的自己。

你是不是还盲目地跟随着杂志上那些美女的穿着?你是否还因为身边朋友告诉你做什么事情是很不酷的而裹足不前?你是否还学不懂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你是否还会为了别人一句话而把已经拟定的计划改变?

别人,包括你的家人。

我没说不能跟随潮流,只是要学懂不是每一件衣服都适合套在自己身上。

我没说不能因为朋友说什么事情酷或不酷而做决定,只是要学懂如何听自己内心深处的声音,并知道世界上很多事情在开始流行前其实都很不酷,甚至有点儿土(鸡蛋糕,我记得有人告诉过我:做义工听起来很像书虫和老家伙做的事)。

我没说不能“今宵有酒今宵醉”,只是完全没有为自己将来打算的人,也要记得在自己的将来面对问题的时候对自己说是自己选择的,不得怨天尤人。

我没说,你不能为了别人的话而改变拟定的计划,只是,是不是真的有必要。

你不需要比别人好,但你必须是你自己。

三十岁前,听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你,在做的,是自己所要选择的吗?



当然,每个人都总有逼不得已的理由。

Sunday, March 21, 2010

香港朋友游马来西亚(二)

第二天:

之前那晚回到家还忙一堆的才能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还要回总公司开会... @_@"

我的精神状态 = 恍惚。

开会开到一半,我就偷偷溜开去找他们。嗯,我知道这样不好... 但他们只在这儿一个星期,而开会,下个星期都还可以开啊~

到酒店的时候,他们四个已经在等待。由于我今天会了他们之后还有事情要忙,就打算到离他们酒店不远的地方吃午餐。



第四站:KLCC

午餐,我们挑了有道地食物的Little Penang。

Mushroom Chicken

前面是虾面
后面的则是叻沙和咖喱

炒粿条

饮料~

你看他们狼吞虎咽到~~~~
**还点了Otak-otak... 不过不好吃啰!

吃过午餐,我们闲逛着... 忽然,我又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跟我说我非常熟悉的话:我要吃甜品。

之前那天没机会去到的Dessert Bar,刚好在 KLCC 里又有,我们就达成协议去那里来点儿甜蜜蜜的~~~

没人都要拿号码等... =.="

两年前来过马来西亚的Joan,对于上一次吃过的甜品念念不忘。我们点了四份甜品和一杯饮料。

我曾经很喜欢的Berry-delicious...
曾经的意思就是:现在不喜欢了。
不是我变了,是它的味道变了。:(


Joan念念不忘的Panatinni(应该没写错呱... )

两杯叫不出名字的雪糕...
哦,我没打错,是两杯,不过照片里只有一杯。:p

吃过甜品,我差不多时间要上课了。我去上课前顺道送嘉庆回酒店休息,而另外三个就自己在商场里逛街,然后去了水族馆,过后还下了独立广场、旧火车站、国家回教堂等等... 由于我没有参与(不要这样嘛~ 人家我要上课~),所以照片也... 没有啰~ 呵呵。

到了我放学的时间,已经是傍晚了。他们搭乘轻快铁到 Taman Paramount 站和我会面。



第五站:SS2, Nasi Kandar Kayu

SS2有什么特别好吃的?老实说,我也不清楚... 毕竟吃了这么多年,就算好吃、不好吃的,都习惯了... 很多华人的食物在他们那里也有,所以我选择了带他们去吃“麻麻档”的食物。

SS2,Nasi Kandar Kayu,就在朝阳的后面。

这里,我要大声地跟那个躲在酒店没跟我们一起出去的嘉庆叔说:你看!谁叫你不要来~~~~

Nasi Kandar 有两种炸鸡。
一种是一大块肉,没剁成小块,冷冰冰的;
另一种就是照片里这种,剁成小块,即点即炸的。
当然,后者比前者贵点儿...


炸乌贼
后面是三尺高的Roti Tisu~

吃饱饱后,我们到SS2为食街买晚餐给那个躲在酒店的家伙,然后... “跋山涉水”地回他们在吉隆坡的酒店。

待那位仁兄干掉他的晚餐后,我们和另外两个朋友会面,一出发到下一站去。



第六站:KL Luna Bar

Well,个人是认为... 既然来到吉隆坡,就不要只是走那些什么名胜地还是旅游热点嘛~ 马来西亚也有环境不错的地方可以喝酒聊天的。

当然,我们还有另一个目的:帮Joan庆祝生日。那天,过了12点就是她的生日了啊~~~

我很鬼祟地叫人买的蛋糕...
可怜的蛋糕,来不及被吃掉就被阿简错手杀死...
阿弥陀佛~

我们在那里其实没什么好做,只是刚好是Ladies Night,反正喝多少都是免费的,我们就坐在那里闲聊吹风。直到他们打烊,我们就... 回家?别傻啦~ 你以为他们会就这样罢休?

我们到 7-11 买东西。没错,是买啤酒和零食。

我请了第二天的假,所以他们对我“为所欲为”,一整个晚上玩“99”玩到... 好像在玩我那样... =.="

鸡蛋糕,好像都我在输... 戒酒一段时间的我,才喝了那么一点儿,就脸红心跳(明明一直以来都是喝一点儿就会脸红... =.=")... 最后迷迷糊糊睡着... 第二天,还要去马六甲的说... @_@"

Tuesday, March 16, 2010

我的女佣怀孕了(短篇)

我:“玛丽亚怀孕了。”

大哥:“?!”

我:“是爸的。”

大哥:“!!”

大哥立刻冲进爸爸的房间:“为什么!?为什么你独吃!?”

Monday, March 15, 2010

我的女佣怀孕了

“我说了我不要回去!我不会走的!是你们欠我的!!!” 西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什么时间啊?她不是走了吗?我从房间迷糊地走出去,看到娇小的她站在庭院里,娟好的脸上此刻无尽狰狞,尽是疲态。

“西蒂?” 母亲从睡房走出来:“你想干什么?”

看起来纤弱的她拿起整桶的天那水,往自己身上倒:“我不会走的... 我不会走的... 是你们,是你们欠我的!” 我顿时发现事情不对劲儿,赶紧转身想要找锁匙,但已经太迟了。她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用最壮烈的方法跟这个残忍的世界道别。

她在地上滚动。火,无情地吞噬着她的生命。我听见“啪、啪”的声音,变成我记忆中难以磨灭的声音。



--------------------------------------------------------------------------------



“是谁的?” 我在客厅隐约听到书房传来的声音。不知道是什么事,只招家里的男人开会。

“西蒂说是家里的。” 母亲的声音很响亮很清楚,没有起伏,埋伏无限暗涌。

我望着站在我不远处的西蒂,招手示意她过来:“他们怎么了啊?”

西蒂低着头,眼神呆滞,双手在把玩着衣服皱褶处的线头。我伸手握着她那柔软的小手,她立刻像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整个身体往后退,差点儿就撞到她身后的桌子。

“姐姐,”西蒂年纪比我小,平常都叫我姐姐:“我... 我... 我很听话的。我平时都很听话,真的。”

她吞吞吐吐,说话又没头没脑的,听得我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谁说她不乖了啊?

“我没说你不乖,只是问你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 我怀孕了。” 假装若无其事,是我的拿手好戏之一。我轻声地问她:“是谁的孩子?”

“你会不会送我走?” 西蒂的眼泪就快要夺眶而出。

“你先告诉我,孩子是谁的?” 我想,我知道书房里在闹什么话剧了。

“我不知道... ” 西蒂的样子很无助。她是个很惹人疼的女孩。

“你不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呢?来,别怕,告诉我。” 我用我自认为最温柔的声音问她。

“我不知道是主人的,还是哥哥的。他们都... ” 西蒂的声音哽咽了,泪珠已经不受控制地在她脸上奔驰。

我心里很震惊,但还是安抚着她的情绪:“别哭了,没事的。没事的。” 我嘴里说的没事,连自己都不确定。




--------------------------------------------------------------------------------



“明天,西蒂就要被送回去。” 母亲决绝地说。

“可是... 妈,孩子...” 我不忍心就这样把她送走。毕竟...

“不送走她,你要我怎么做?是该我跟你父亲离婚,让他们结婚?还是要你弟弟跟一个被自己父亲上过,肚子里的孩子都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父亲的女孩结婚?” 妈妈颤抖着说。她的样子忽然老了好多,眼神有种无奈的悲凉。我知道母亲在意的不是她的身份。我真的知道。我无言了。



--------------------------------------------------------------------------------



西蒂跪在地上痛哭着。我躲进房间,不忍心参与。

“姐姐!!姐姐... 你帮我跟妈妈说,说我会听话的... 我不要走... 我不能走... 姐姐,我求你来跟妈妈说... ” 她呼喊的声音,那么清晰,我却只能躲在房里,哆嗦着身体,流着那不只是怜悯还是无助的眼泪。我怎么开口?怎么开口叫同样是受了伤的母亲让她留下来?

“西蒂,我们会给钱你的。你乖乖回去吧!” 我听到其中一头禽兽这么说。没错,就算你是我父亲还是弟弟,我一样会这么叫。

“我不要钱... 我不要,我只是不想走... 不要送我走,我求你们... 求求你们... 不要... ” 西蒂哭得很凄惨,我于心不忍了。走出房门,我希望我能说点儿什么让她留下来。

站在房门良久的姐姐拉着我:“你让她留下来,继续跟我们工作,妈咪会什么感受?牵连的,不是弟弟而已。再者,孩子怎么办?你养?” 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有泪光。母亲和姐姐都是善良的人,只是逼不得已。




--------------------------------------------------------------------------------



她被送去代理人那里了。晚餐,平时热闹的饭厅,忽然变得很沉寂。桌上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少了平时的欢乐。我边吃饭,边审视着那两头禽兽。已经有多久了?他们俩到底背着我们做了多久了?如果不是东窗事发,到底还会瞒着我们多久?

我忽然感觉对他们很陌生。亏我还一直以为我很了解自己的家人。

扒了两口饭,姐姐和我起身收拾自己的碗筷,到厨房去把吃不完的饭给倒掉。对着他们,我吃不下。母亲,则机械化地在夹菜、扒饭,夹菜、扒饭。




--------------------------------------------------------------------------------



送她走的那天,是星期五。今天,是星期一。我的心里还是没能忘记西蒂那泪眼汪汪的样子。才刚想起她,就听到她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从见到她,到她自焚的时间,太短。我来不及思考,她已经在地上滚动着。到我会过意来,母亲被吓得跌坐在地上,姐姐已经当机立断地打了电话给消防署,还拿了锁匙开门,冲到庭院去扭开了水龙头,想要淋熄她身上的火,但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她,被我们间接烧死了。




--------------------------------------------------------------------------------



上面所写的,是真人真事,不过主角不是我的家人,而是我以前的邻居。我要澄清,我家里没有女佣,家里的男人要吃也不会吃窝边草(!!!!),发生了事以后也不会就这样把女佣置之不理。而这一篇,则是见大家的女佣都怀孕而凑热闹参与『我的女佣怀孕了』创作比赛而写的。

投票请到这儿

那是个发生在1997-1999年的真实个案(不好意思,我只大概记得是那几年的事)。开始的时候很轰动,大家都很关心这个案件,但过了一阵子... 禽兽们故态复萌,女佣被家里人搞得“翻云覆雨”的情况又变得很普及了。

我的心里很难过。难过,因为很多人罔顾女佣的权益与感受,将女佣视为低我们一等。她们,也是人,也有爱她们的家人。

Sunday, March 14, 2010

女人三十前

隐约记得10年前,我曾经和好姊妹们坐在某餐厅的角落,想象着10年后的我们会是怎么样的。我从来没想过,10年后的我,会走过那么多坎坷的路,也没想过自己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我离开三十还有一段时间(如果2012真的是末日,那我就会在三十前长眠~)。三十岁前,有好些事情是我们这些开始老化(妈的,虽然不想承认,但那是事实啊~~~~ *痛苦*)的女人应该要做的。

今晚,垫高枕头,想清楚,到底有什么是一个女人三十岁前要做的?

当然,除了“变”成三十岁以外,还有一样要想想的... 世界末日如果真的要来了,你爱够你爱的人了吗?你已经紧紧抱过你的父母亲了吗?你告诉他们你有多爱他们了吗?你和兄弟姐妹是否曾经有过争拗?你是不是已经跟他们道歉了?你心里的那个人,知道你有多在乎他或她了吗?

对于你想要的东西、想要的人,你选择了争取,还是顺其自然?抑或是消极的态度?

Saturday, March 13, 2010

香港朋友游马来西亚(一)

第一天:

一想到四个朋友中其中一个曾经来过这里玩,我的头就很大...

收到他们信息的时候,他们刚到酒店。而我,还在办公室,忙得焦头烂额。



两个小时后,我们在酒店的房间里会面。

“马拉有咩好玩?(马来西亚有什么好玩?)” 其中一个问。

“嗯... 唔知喎... 有野食啰...(嗯... 不知道哦... 有东西吃啰...)” 我说。说完有点儿不好意思,人家那么远从亚洲的美食之首来这儿玩,我竟然想不到除了吃有什么好做的...

“咁就啱晒啦~ 而家就去搵野食啦!(那就对啦~ 现在就去找东西吃啦!)”

“而家?(现在?)” 那是塞车的黄金时段。没办法,我总不能让客人饿坏。



第一站:亚罗街

Joan来过吉隆坡,当然也去过“传说中很多东西吃”的亚罗街。事实上,这地方是有很多东西吃,但如果留意就会发觉,很多都是类似的东西。

我们随便挑了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摊子,坐下,点了烧鱼。去年年头的时候,另一个香港朋友来这儿玩。他吃烧鱼的时候那震撼的样子,让我相信这是香港一般不太会见到的食物... 至于是不是真的那样就要问问香港人了。

“要饮咩?(要喝什么?)” 一个看似是缅甸籍的男人走过来问我们,然后就吐了一大堆的饮料名字。

“咩係六味汤?(什么是六味汤?)” Joan问我。

“嗯... ” 我一时之间语塞,不知道要怎么解释那是什么东西... 只好说:“试下咪知啰~(试试看就知道啰~)”

六味汤

吃到一半的烧鱼

吃过烧鱼,我们就转场到黄亚华去。听到黄亚华等同听到烧鸡翅在呼唤我们内心的兽性... 所以...

一堆的鸡翅膀

天气酷热,坐在室外简直就让人窒息... 我们共五人霸占室内有空调的一张桌子,只是叫叫那么点儿鸡翅膀好像不太好... 所以我们“顺便”叫了沙爹。

鸡肉沙爹

结果是:有点儿后悔。

Joan的G10和我的“钻石”
没什么特别,就只是忽然很想拍它们俩的“合照”...

饭后,我绞尽脑汁,都想不到要带他们去哪里... 还好阿鬼忽然对我说了一句我常说的话:

“我想食甜品。”

我,这么热心的“导游”,当然是尽量满足“游客”的要求... 可问题来了。香港的甜品都那么正点,我要带他们去哪儿吃甜品才好?然后,Joan说想去上一次去过的甜品巴(Dessert's Bar)...



第二站:吉隆坡苏豪(KL Soho)

Schokolart @ Solaris

之前和好姊妹来过,环境算是不错,价钱也不算是非常贵。而且... 不是吃“糖水”(他们的糖水太强了,不可能带他们吃他们那里很厉害的东西吧?)。


不懂这个甜品叫什么,
但我知道是巧克力味的烤布丁面包,配香草冰淇淋。

这个... 也是想不起叫什么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

吃过甜品,去哪里?

想不到马来西亚有什么好玩,而他们其实... 晚餐也没有吃很饱...

在谷歌寻找马来西亚人最喜爱的夜宵...
喂!严禁偷拍!


我们先在SOHO到处逛逛... 然后...



第三站:Jalan Imbi,苏记仔

晚餐没吃饱,夜宵当然来点儿比较饱的东西。我负责点东西,他们负责把东西干掉... 当然,我自己也有份儿当“凶手”。

福建面

干炒牛肉河

吃饱后就回去休息?想太多啦~ 他们去7-11买了一堆的零食和啤酒,回去“片”过~ 我第二天要开会,侥幸逃过一劫。

Friday, March 12, 2010

无聊对话(十八)

A女:个E先生,真係核突呀~

B女:你做咩咁黎讲你嘅friend?(其实都係B女嘅friend)

A女:如果唔係?你想赞佢靓仔?

B女:你做咩咁黎怀疑我嘅眼光?

Thursday, March 11, 2010

元宵节晚餐

元宵节,妈妈打电话来叫我回去,和家人吃饭,顺便到庙宇去拜拜(没错,两个星期前的事,我现在才写)。

我妈拿我的八字去算了算,说我今年运程不太好,还犯小人,可能有血光之灾什么的一堆... 如果是真的话,我就真是X翘翘了... 去年都没说到这么严重,我还是黑到不像话... 今年讲到这么严重,准的话我不就霉过煤气炉了?(虽然没有什么关系,但说起来很顺口~)

回到家,大家已经开工了,完全没有等我的意思... 害我还赶死赶命... @_@"

照片里的手手:
妈咪、小弟、小小弟、小小弟的姐姐、大弟弟的女朋友、大弟。
(从用来“打边炉”的饭煲开始顺时钟算起~)


“你们已经开始吃了哦?没有等我... ” 我嘟着嘴巴抱怨。

“喏~ 你看有什么~” 小弟最知我心意~ 是菇菇!

我的菇菇~~~ *双眼发亮*

“快去拿碗碟啦~ 拍什么鬼照...” 哦,被骂了~

我拿了碗出来坐下,立刻抓起一堆的菇丢进锅里...

“你不要一个人吃完,等下‘弟弟’没有得吃...” What?!不是说是我的咩!?

全神贯注在吃我的蘑菇的“弟弟”

哼,原来是这只小瓜!

** 这“只”小瓜是我小弟的爱人的小弟。两岁半,顽皮到爆,聪明伶俐,现实到跟他这个年龄一点儿都不相符。

姐姐~ 你拍我的照片哦?

你不要以为你装可爱就没事啰~ 你吃了我的菇!!!就算你现在转吃鱼丸都没用的!!!!(为了几颗蘑菇跟小孩子过意不去,真是不像话!)

“姐姐,你不要凶嘛~ 弟弟给你看弟弟的body~”

“来啦~ 人家笑到这么可爱,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哎呀~ 忘了要遮住人家的两点...”
(明明就很想露...)

“人家的衣服脱了哟~ 嗯... 遮住咪咪点先~”
(太迟了~ 刚才已经看完了啦~)


这个小弟弟的出现,加上我们平时吃饭并不鼓励给狗狗吃我们的食物,贝比被冷落在一旁。她看我回来后,就一直在我脚边磨来磨去...

“妈咪~ 不要不理我...”

吃饱后有“弟弟”陪你玩球球啊~来,去拿 toy toy 给“弟弟”。

手里拿着球球的“弟弟”,手指指着另一边跟贝比说:“喏~ 那边~”
贝比:“小弟弟,你当我傻的咩?”

Friday, March 05, 2010

有朋自香港来

有朋自远方来,当然就没空啰...
所以我没时间上来写博是有原因的。

隆重介绍几个忽然从香港飞过来渡假的朋友...


(左起)和我弟弟同名的嘉庆(哼!)、不简单的阿简、寿星妹Joan、一点儿都不像鬼的阿鬼(都不知道为什么香港人的名字都怪怪的...)

好啦~ 多两天上来update下大家,要怎样陪寿星妹和三个不回答问题的游客游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