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09

昨晚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失眠对我来说实属家常便饭,但此刻我却忽然惊觉自己心里有着不正常的情绪。对我来说,正常意指对任何事情都能从容以对,虽然我的精神经常处于紧绷的状态。

我阖上双眼,想尽办法放松心情,然后让自己逐渐进入梦乡。



我不认得这个地方... 很热闹,很多人。迎面吹来的风带着一种独特的味道... 那是大海的味道,咸咸的,还参杂这一种独特的味道,那么深沉,又那么让人难以自拔。

我听到海的声音,却看不到海。我在搜索着大海的踪迹,冷不防有人在我背后拍了我一下。我转身一看,他手里拿着一堆好吃的,脸上堆着腼腆的笑容。他尝试对我解释,但我就是不肯接受他的解释... 他尝试用美食俘虏我,我依然无动于衷。

尽管我不高兴,却没有转身离去。他忽然拉着我,带我走了一段路,来到了围栏旁。

大海。我终于看到了大海。原来我身在峭壁上的一座花园,难怪刚才我看不到它。我由衷地笑了,为他竟能知道我在寻找大海,也笑自己竟然那么笨。我转身想要跟他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醒来了。这不是噩梦(单是这点就够奇怪了... 我竟然发了个不“噩”的梦),但我就是醒来了。

我伸手去摸了摸床边的电话,想要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电话里有一封未读信息静静地躺着等我打开。

“睡了吗?送个蛋糕过来给你。” 是祥大哥。神智不清的我无力地放下电话。这已经是黎明4点多。



迷迷蒙蒙的,我又来到了那个地方。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一个人在崖边,让海风轻拂我的脸,仿佛这样就能让烦恼随风散去...



熟悉的声音响起,是我的闹钟,是时候去跑步了。

无聊对话(十三)

AB两女单身的周末,就是跟大佬和大嫂去吃喝玩乐看电影。

在横扫了8个不同的摊位的食物后,他们来到了第九个摊位...

大嫂和A女排队买松软可口的泡芙,B女则陪着大佬在一旁聊天解闷。不久,大嫂和A女回来了,两人手上各执一个纸袋。

大佬:“你买一个咋?”

大嫂:“唔係啊,我买咗两个。做咩咧?”

大佬满怀欣慰地说:“哦~ 仲以为你会咁冇良心添...”

大嫂:“咩有冇良心?两个都我要架!”



......

大佬,你都有今日啦~ :P

Thursday, August 20, 2009

失落的回忆(三)

哇咧~ 看我的一头的短发~~~~~~~

05年12月。
科技的进步,才有了不会褪色的照片...

那年一起去玩的几个朋友当中,
已经有其中一人失去了联络。

留得了不褪色的照片,
却留不住褪色的友情。

Wednesday, August 19, 2009

法国来的怪咖

继上一次出路遇XX后,我已经鲜少和网友见面。

几天前,一个好久不见的美女打电话来,说她从新加坡回来了,要和我们会面。一想到她好几次回来我都没能和她见面,到新加坡去的时候大家的时间也合不上,我就更觉不便推辞。

我们约好了星期一晚上和我之前的屋友一起在Changkat Bukit Bintang见面。与此同时,也约了另一个该网站(我之前提起那个背包旅客的网站)的“新朋友”一起见面。

我们约好10点10分见面。我到达Changkat Bukit Bintang的时候,已经见到威廉·披特站在Ceylon Bar门口等待,但却因为不能随便停车而直接走到下一个“站”去先接了我的屋友和另一个法国朋友——艾天。照理说我应该打个电话给威廉告诉他我因为找不到车位的关系会比较迟到,无奈他却没有手机,唯一能联系上他的就是电邮... 我总不能就这个时候发电邮给他吧?就算发了,他也不会立刻收到啊!

接了他们,我们必须经过亚罗街才能再回到Ceylon Bar,却没想到亚罗街竟然塞车!

“几经辛苦”,我们终于又回到Changkat Bukit Bintang,可是却没地方停车,继续往前走的结果是来到了另一条我们不熟悉的街道。这个时候威廉借了别人的手机打电话来,问我们到底还有多久才会到达... 我跟他说我们已经到了附近,只是没办法找到停车位。他没多说什么,挂上了电话。

前屋友和我一样是路痴,艾天就更加不用说了... 我们兜兜转转,终于找到了一个付费的停车场,虽然要走一小段路。

见到威廉的时候,他脸色有点儿不高兴。我一到达,就立刻给他道歉(自己理亏当然赶快道歉)。他第一个反应是先跟站在我旁边的艾天说话:

“Are you also from France?”

艾天笑着跟他说是。他立刻转过来对着我,然后就...

“Yenny, you're 30 minutes late. Do you know this is very wrong?!” 我当然知道自己不对啊~ 不然就不会道歉了。

“Yes, I'm very sorry...... ” 我的话还没说完...

“NO! I don't accept sorry for this! This is very wrong. Goodbye!” 看来我脸上的歉意不够诚恳...

直到这个时候,我们三人都以为他只是开玩笑的。对啦~ 我迟到是不对,但我们以为他训话过后就会没事... 可是他这个时候真的转身走了,留下我们三个莫名其妙地伫在那里。

“Are all French guys like that?” 我问艾天。

“No. In fact, no one is punctual in France. Why is he so angry?” 艾天也摸不着头脑。

既然他那么不高兴,我道歉后他也不能接受,我也不能做什么。




好,故事讲完。首先,我要为自己常常迟到的习惯向大家道歉。我这人的时间观念的确很糟糕... 所以现在开始,我要督促自己。

他生气,我不怪他。我觉得奇怪的是... 他其实大可以转身离开,或者在电话里就跟我们说他立刻要走,不必特意等我们去到,再在我们的面前发飙啊~

这个世界真的什么怪人都有。

Tuesday, August 18, 2009

无聊对话(十二)

B女和B妈去吃午餐的时候,遇上交警。B妈赶紧叫坐在后座的B女扣上安全带,殊不知“后座要扣上安全带”的法律已经废除。虽然如此,B女还是奉劝大家扣上安全带,毕竟“扣安全带”这个动作并不是为了不让警察开罚单,而是为了自身的安全。

B女:“废除了好久啦~ 妈,你没看报纸哦?”

B妈:“哦?废除了啊?”

B女:“这里的政府立法好像小孩子玩泥沙... 都没想清楚就说换这个弄那个,忽然不高兴又改变主意...”

B妈:“哎呀~ 还不是给藉口那些“麻达”找吃而已... 过了一阵子,发觉这没什么赚到吃的,就废除啰~”


@_@"

Sunday, August 16, 2009

惊醒的夜晚

午夜梦回,街灯的光线从竹帘透进来,照在我惊慌的脸上。

发恶梦,似乎成了我生活的其中一部分。它们紧紧追随着我,无论我怎么忙碌,它们总是过一段日子就来找我,提醒着我害怕与孤单的感觉。

想不起,想不起自己怎么受伤害;
忘不了,忘不了我怎么伤害别人。

我真的不是有心的...

把自己埋在被窝里,心很痛,干涩的眼睛流不出泪水。

Thursday, August 13, 2009

回忆里2009的香港(四)

2月14日(续)

灰蒙蒙的天空,阻止不了我雀跃的心情。不过雀跃是一回事,睡不睡得好是另一回事。

看我的熊猫眼攻击!!!
喀嚓~~~~~

街头卖艺、精力充沛的大叔

星光大道上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
和卖花的少爷姑娘。


吴宇森的手印
燕妮的“脚印” >.<

冷风不至于刺骨,飘来的香气却依然格外吸引。嗯... 是什么味道那么香?

敏仪情不自禁去排队买韩国烧鱿鱼丝...

你看~~~~香香的鱿鱼丝~~~~

嗯~~~ 看完出“口”干掉你!!!

排队排了十分钟,我们终于得偿所愿,成功俘虏这片烤鱿鱼丝... 不过咧...
味道是很香啦~ 吃下去就没有想象中好吃。咬下去很干,还很韧... @_@"

这个故事是告诉我们:得不到手的都比较美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俩在星光大道闲逛了一阵,吹吹风,看看别人拍拖。

时间到,我们到星光大道附近的巴士站会见我们这一站的目标人物——脂粉军。然后,因为我要卖“换洗的衣服”,脂粉军建议我们到铜锣湾去。^_^



第四站:铜锣湾
目标:买衣服。

说是说买衣服,到头却也是没买到什么... 忽然觉得自己这样老是看情形到处走很不像话...

衣服是没买着,烤肉倒是吃了不少... *歹势*

香港到处都是这一类的“鱼蛋档”,卖着各种小吃。

冬天的时候站在小吃档旁,手里拿着一串烧烤牛肉或一串炸大肠,让寒风与你口中的食物“交战”,那种“外冷内热”的感受,实在过瘾~
铜锣湾给我的记忆,除了美味的昌记蛋挞,竟然是跟朋友争执的画面。

虽然都过去了,但每每回想起,总是能轻易地唤起那尴尬的画面。



第五站:九龙城
目标人物:萝卜哥、Carol姐 & 阿B~

我老是搞错九龙塘、九龙城和九龙湾这几个地方。每次说出来都被香港朋友笑... =.="

由于不好意思(也好像不应该)撇下脂粉军,我们俩带着他一起去和萝卜哥吃晚餐。远远的,我就看到卡洛(Carol)姐(都可称为萝卜嫂)带着微笑站在我们约定的地点等待着。她手里抱着阿B。

看到和我们同来的脂粉军,卡洛姐使了个眼色...

“唔係啊~ 你唔好乱惗啦~ 係我一定会话你知。” 不等她乱说话,我就先笑着告诉她。

萝卜爸爸和萝卜女儿——阿B的合照(虽然看不到萝卜哥)。
“嘿~ 看我凌空飞起~!”


“吧啦吧啦~ 我是贝勒丽娜~”

让我倍感温暖的卡洛姐

跟萝卜哥吃饭的“好处”是——你永远不用烦恼要点什么菜,也不用怕吃到不好吃的东西。他总是带我们到处去吃好料~ :)

萝卜哥,如果你看到,我要跟你说:

“因为有你和卡洛姐,我才还觉得香港是温暖的... 虽然你很色。”

=.=" (最后那句是为了破坏严肃的气氛而写的... 虽然是真话)


上菜了上菜了~~~
先来个清淡的腌渍小黄瓜
甜甜酸酸又脆脆的,嗯,我喜欢。


我已经忘了这个叫什么...
只记得这坨酱汁下面埋着惊喜。

美味炸鸡翼

皮蛋,我的挚爱~

这里是吃烧鱼的。我一直以为烧鱼就是那种我们在ss2、茨厂街或是Alor街可以吃到的那种——烧得皮脆肉嫩的,或是用锡纸包着,里面满满的辣酱的。显然,我这井底之蛙的想法是错的!

主“菜”——“烧鱼”。

麻辣烧鱼

不是开玩笑,这个麻辣烧鱼真的很辣。我吃了才几口,嘴唇和舌头已经麻痹了。



吃饱后,我们回酒店去休息。

他打过电话来。我在电话中抱怨着他不在我身边陪我过情人节...

“傻妹,我唔係你身边,不过我係你心入边丫嘛~ 你袋住个电话,咪好似袋住我咁啰~”

不要被甜言蜜语蒙骗。不爱你的男人,还是可以为了敷衍你而吐出让旁人作呕的甜言蜜语的。



回到旺角,我们忽然好想吃甜品。另一个朋友刚好打电话来约我们吃夜宵...



目标人物:龙六

很多甜品店都已经关门。我们几个在街上到处溜达,终于见到一家还没关的甜品店。至于名字... 不好吃的,我怎么可以随便帮他们打广告呢?

两个阿伯—— 龙六 & 脂粉军

指定动作——自拍。
好奇怪,比起平时,我们这次旅行的自拍照竟然不多。


一桌子的甜品
一肚子的肥肉
啊~~~~~~~~~~~~~~

Sunday, August 09, 2009

无聊对话(十一)

K女:“哇~ 这里好多‘靓车’。”

B女:“嗯,这里是高尚住宅区嘛~”

K女:“不行,下次我要来这儿等着,看到哪个帅哥驾‘靓车’上来,我就跟着他跑步,然后还要在他旁边跌倒~~~”

K女说着的同时还作势扭伤,整个人往我的方向倒。

B女:(带着“乸乸地”的口音)“哎呀~小姐,你冇事丫嘛?阴功啰~整亲边啊?”




近来B女身边出现条件稍微比较好的男人几乎80%都是“基...灵过人”的,B女难免神经过敏。

Thursday, August 06, 2009

回忆里2009的香港(三)

2月14日,2009

情人节。

之前的那个晚上,我一只醉猫在黎明时分4点多从旺角搭小巴回蓝地,凭着记忆摸索着回去的路。幸运地回到去后,我发了个信息给他邀功,告诉他我这只路痴是怎么厉害~

由于不想毁了谭校长的清誉(哎呀~之前不是说过,随便出现什么人都会整条村都知道吗?),也不好意思一直麻烦他当我们的司机... 我们之前那天趁谭校长不在家,“漏日”在网上订了在旺角的酒店房,睡了不到四个小时的我在几乎不清醒的情况下跟谭校长说了我们的“决策”... 他看我们已经决定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说会送我们出旺角。

房间很小,价钱也不便宜... 不过好在位于市中心,我们走下楼就有地方吃饭、喝酒、逛街、花钱(!)。

放置好行李,我们的五脏府早已敲钟敲得乱七八糟,提醒我们还没有祭五脏。

我们俩走下楼,去了最靠近的一家卖“云南桂林过桥米线”的店。

这么多人,应该不会难吃呱?

嗯啦嗯啦~ 早上刚睡醒,发型是这么安蒂的啦~ 你还想怎么样?

过桥米线
它的故事
那么含蓄的爱,却又那么让人温暖。

小吃——鸭舌、“云吞”。

米线还不错,至于鸭舌,不合我胃口。

祭了五脏府后,我们回酒店“变装”,约了另一个朋友会面。

第三站:星光大道,尖沙咀
目标人物:脂粉军

我和敏仪在两年前曾经一起造访香港。那段“青涩”的岁月实在很难忘。才两年的时间,怎么可以发生这么多事情?成长并不是我们活了多少的日子,而是我们经历了多少的事情。

这一次,我们去了上一次来不及到访的星光大道。

灰蒙蒙的天,在预告我那脆弱虚假的幸福将要瓦解。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

寒风飕飕地吹。我站在风中,手是冷的,心里却是温暖的。只要心里有个他,所有的难过与委屈,在这一刻都那么美好,因为知道有个人能让你撒娇,会对你嘘寒问暖,懂得给你安慰。

Saturday, August 01, 2009

单身万岁

单身万岁!自由万岁!!!


果酱正式恢复单身,有意约她出去吃饭者,请在此留言。
本人自会安排会面。
**首一百名报名者免收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