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31, 2011

2011年 · 最后

2012 年都开始了,这帖还赖在草稿里。



无论如何,每一年总是要随便总结一下~



一月,
父亲离开足一百天。我那时刚升职,却无法看到父亲为我感到光荣的样子。我知道,自己向来都不是个典型的好孩子。回忆还是会不时侵袭我,深夜醒来那锥心的痛楚还是那么清晰,让我几乎遗忘了时间。



二月,
这一年的农历新年,我没跟母亲回怡保。一个人呆在吉隆坡的农历新年,情绪是放空的状态。我觉得自己没在悲伤,因为我有过更悲伤的时候;我似乎也没有快乐,那时候实在也没什么值得我快乐。

在我任职的公司升职其实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因为钱少事多压力大,还要被老板派一个除了懂得撒娇影印就什么都不懂的死花瓶气... 真的很想辞职,但我还是因为同事留了下来。

不小心在右手臂留下了一块灼伤的伤痕,一年后的今天都还是清晰无比... 但这点儿小伤痕算什么?内心深处那无可救药的伤痕才最可怕。



三月,
真的越来越少写博了。依稀记得这是个忙碌的月份... 哦,还是我好姊妹——果酱和她阿娜塔注册结婚的月份。

Victor & Jamy

好久不见,这是我们认识两周年。我说我很好,你会相信吗?但我终于可以不让眼泪流出来了。



四月,
我终于坚决地离开那家见鬼的烂公司。说真的,我最后一天的时候想开香槟。
这个月我没什么好说,真的是忙到失去了思考能力。

哦,还有一件跟我不算有太大关系的事... 好友跟那无法和我们相处的男人分手了。



五月,
《燕燕一席》变身《心轻如燕》。原来改变博名不够,还是改变心境比较重要。

和某人的暧昧结束了,竟然没有一点儿的难过。Well,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分别。我告诉自己别再想你,但午夜梦回,除了父亲的身影能让我流泪,就是和你那些阴魂不散的回忆。



六月,
又是一年一度的生日了。年龄只是个数目,不是吗?一年,又一年,又是一年。
我的部落格只是在苟延残喘,每个月就寥寥数篇文章(有时候甚至只有一篇)。你的话言犹在耳,我已经无法再像以前那样毫无顾忌地写下我的想法与点滴。



七月,
果酱的生日,我只身跑到新加坡去。这地方我来了好多次,也有好多好多回忆。果酱见到我时那表情,我还很记得啊~ 我们认识这么久,也是彼此的头号死党,却鲜少像这次会面般拥抱。

出席了对马来西亚人来说很重要的一个和平聚会——709。我们不能再沉默,更不能以事不关己的心态来对待我们的国家。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马来西亚。我的力量是薄弱的,但我不会愿意姑息养奸。

这是个倒霉的月份。



八月,
很多事情,我也许没说,但我想... 和我要好的朋友大概也猜到点儿。别问,我不想说。

只有知道的人知道,这一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其实最残忍的不是狠狠地拒绝另一个人,而是不断给予虚无缥缈的希望,却同一时间肆无忌惮地凌辱对方。

我记得我好久以前说过:我为什么要爱一个不爱我的人?我才没那么笨。
可惜的是,在爱情里,每个人都有成为笨蛋的可能。

国庆日快乐。不管快乐的或是悲伤的,我同样记得那么清楚。



九月,
父亲离开都一年了,我想起他也还会不争气地眼红。爸爸,我没忘记我对你许下的承诺,但我无法信守。

这整个月都在吃中药,身体真的有好转了... 但那医药费还真不是普通的贵啊~~~~~

祝你,生日快乐。



十月,
两年,我终于等到了我想听的几句话,却已是太迟... 毕竟那几句话还是没附带承诺。

『不想再为一时感触,以后被相同诺言惩罚,再次付出代价』——阿樑教的。我一直不懂得什么了不起的大道理,只想把自己的日子过好。

深知当一个笨蛋的痛苦,所以我答应自己要好好珍惜爱自己的人。



十一月,
博客聚及颁奖典礼。说真的,我很怀疑自己是否还会出席下一届的典礼... 在我学懂如何处理不必要的情绪前,还是可免则免。



十二月,
就这样又来到年尾。一如『往常』,我在新加坡过除夕夜,只是这一次没有过夜。

果酱送给我和 J 的礼物。

这是我和 J 跨的第一个年。




2012年,我不敢期望万事如意,只是希望我还是能有能力面对所有即将来临的挑战。

哥,祝福你。

Wednesday, December 07, 2011

深夜 · 听海

墙上的时钟,1点了,深夜。

电脑在这时候刚好播放了一首已经超过十年的『老歌』——《听海》。



我还是喜欢她唱教抒情的歌曲。太摇滚的,让我无法和她的脸联想在一起... 不知道为什么。

听到一半,有些歌词像是触碰到我心里的痒处,一阵无法言语的不舒服。太累了,任何轻快的歌也唤不起那昏昏欲睡的兴奋。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1

11 · 05

阔别了两年的《大马中文部落格祭颁奖典礼》(啊~ 好长的名字)。

上一届,还记得是在十月初,与亚洲博客节同步举办,在离开那日子不到一个星期前我却还在举棋不定的时候,父亲替我果断地下了决定——“及时”地在出发前四天撒手人间。现在回想起来,父亲不在的这一年间似乎发生了太多变化,感觉上父亲离开我们是上一个世纪的事情,却还是不能自己地隐隐作痛。

Well,我这一篇并不是要哀悼的。*咳嗽咳嗽*



今年的博客聚和颁奖典礼选择了在同一天——星期六,这对我来说是有点儿无奈的。首先,我星期六的课上到下午4点,而博客聚正是在4点开始。=.=|||

我星期六上课都没带五官(没化妆啦~),穿着轻松到惨不忍睹,总不成那样就直接过去吧?!所以,我只好回去“变身”,再携伴同行。嗯... 请跟我认识的朋友们不要再说我晒命了... 人家这么难才 sell 出去,你们将就点儿好不好?囧



我到达会场的时候,已经是聚会接近尾声的时候了。话说我已经不复当年勇,脸皮也随着岁月被磨薄了(不是什么皮都会越磨越厚的),所以只是在一旁和几位相熟的博客闲聊。大家似乎近来都在忙啊~~~~

晚餐后,颁奖典礼的出席者陆续到场。今年的出席人数似乎比往年少了,但还是遇见了从第一届颁奖典礼就认识的“老博客”(自己知道自己事啦~)。屈指一算,从第一届就认识的博客们都相识有五年多了... 大家能从电脑屏幕前的文字交流再到真实生活中成为挚友,真的不容易。

暂时只找到一张和卡娃的合照。

通过部落格,我认识了很多热爱中文的好友,也很多让我感动的挚友。

老土都要说一句:

谢谢大马中文部落格,也谢谢所有疼爱我的朋友们。

Monday, October 03, 2011

无需原谅

『要是你深爱一个人,你只能够学习去原谅。不是为他所做的事找借口,也不是把责任推到第三者身上。原谅就是原谅。他伤害过你,但你还是爱他。你也知道,他终究是爱你的。』——张小娴。



翻阅着一个大哥哥送给我的张小娴散文集时看到。这是我无聊时的习惯,随便翻开一页,重看之前看过的散文。短短的一篇,也许能启发我什么。毕竟,不同阶段看同一篇文,总能有不同的感想。

我曾经那么深爱着一个人,原谅他对我的所有伤害,为他辩护、为他着想,至一个所有人都觉得我是个完全没有希望的傻逼的状态,我也还是执迷不悟。但爱情毕竟不是单方面付出就能有所得的。当对方一心只想要占便宜,也只是当你是个过眼云烟,甚至是个为自己沉闷生活调味的玩具,你再多的付出,也只会付诸流水。

再多的爱,只要你挥霍无度,总会有耗尽的一天。当他只想要在他寂寞难耐的时候有个可以暖床的伴侣,在他良心发现的时候又一脚踹开你... 无论你有多爱他,也只能自叹倒霉。再者,爱情不可以等价交换,付出了多少,从来都不能问收获。

我不舍,是因为过去那些回忆,因为你始终是我最爱的人,因为你曾经对我那样好。但为了那“曾经”的短短几个月,我赔上了数倍时间的悲痛。更何况,你亲口说过你一直爱的只有另一个人,而我只是刚好送上门供你消遣的对象。这样的话,就算对一个跟我无肌肤之亲的人,我都说不出口,何况是对一个深爱自己,又不止一夜夫妻的人?



『爱一个人,才可以原谅他。不爱了,也就谈不上原谅,也谈不上恨。』——张小娴。



不管你对我做过什么,我一直都无法恨你,但终究也无需再原谅你。

周末和朋友出去,散band的时候顺手自拍。
虽然很多人说我一把年纪还自拍是很自恋的行为...
Well,人不就应该有点儿自恋吗?

Sunday, September 25, 2011

所有东西,只要任意挥霍,都总会有用完的一天。

资源。

金钱。

信心。

爱情。



勇气。







这一次,我希望我能有勇气,不回头。





小堂哥,路上好走。如果可以,我希望你有走下去的勇气,你有的却是永远离开的勇气。

Wednesday, September 21, 2011

残留的回忆

停好车,走到车尾箱,打开。拿起一早带出门的运动包,在我盖上车尾箱前,在昏黄的街灯下,我看见那双陪我走过好多路的高跟鞋。一双深褐色的高跟罗马鞋(Gladiator Shoes)。你“送”给我的其中一双高跟罗马鞋。

盖上车尾箱,我转身步入公寓。搬回来快一年了,我还是未能适应这种每天要拿着大包小包搭电梯的早晨和夜晚。

回到家,机械化地清理运动包里的东西:穿过的袜子、衣服都要洗,倒掉水瓶里还没喝完的水,整理化妆包。整理完毕,我洗了个热水澡。搁在架子上的焗发油,是你越洋时给我带的。

洗澡后,我起身到厨房热了豆浆——医师不让我喝冷饮。热豆浆的当儿,忽然想起你说过你也爱喝热豆浆。



他离开我们就快一年了,家里还是会看到他留下的东西。那张他最爱的躺椅、他最疼的贝比、他常用的笔记本、他留下的文具...... 想起他,我还是会不争气地想流泪。钱包里的红布,是在他离开时的仪式上给我们留下的。我一直带在身边。

自我能开始清楚的记得事情起(或是开始懂得去记着),我几乎没见过他吃甜的。家里要是做糖水、糕饼什么的,都总是先做一份无糖的。小时候以为他不爱吃甜的,长大才知道他是因为健康的关系不能吃。



“妈,爸喜欢吃甜的吗?” 我竟然连这个都不确定。



那是部让我头痛的电话:有人打电话来不会响、会卡、会“吃”号码... 最厉害的是会在每次重启后自动“跳”到2010年12月的设置,并把那之后的所有信息与储存的资料删除... 囧。电话已经半年没用了,我还留着。



人人都说时间会治愈我们的伤口。事实证明,任何的伤疤历经岁月的洗礼后都一定能淡化。但时间是否真的能让人忘却过去?

残留的回忆,像是掉落在角落的玻璃碎片——总是出其不意地出现,划的小伤口虽不致命,却提醒着你曾砸碎过那晶莹剔透的心。

Monday, August 22, 2011

无题(二十五)

平静的表情,上扬的嘴唇,粉色系的连身裙——你看起来比之前好多了,尽管还是有点儿疲倦。那是过度操劳的现象,我早已见惯不怪。

你忽然捡起地上的碎片,在我还来不及阻止之前在旧患上狠狠划了一下。鲜血泊泊流出,染红了你那浅色的连身裙,染红了你手上的白金镯子。

我慌乱地抓了一块布想给你止血,你却不急不缓地抬起头,微笑着对我说:“没之前痛了。”

说毕,你还是笑着,眼泪却流不停。

Tuesday, August 16, 2011

七月


八月都过了一半,我才想说把七月记录下来。



7月 · 初

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我尽管手头拮据,还是去了一趟新加坡,见了想见的人,放松了心情,回来了。

我曾经以为要放松自己紧绷的情绪有许多方法,例如在周末偷闲(连周末都是“偷闲”,看得懂我的意思吗?)去咖啡厅坐坐,吃一块我喜欢的蛋糕,喝一杯香浓的咖啡,听听音乐,看看书...

又或者,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去看一部电影。或者,跟朋友去吃饭。或者,每次出粮后给自己一些奖励。或者... 反正能想到的,我都做了,却往往成了水中捞月。

啊,越说越远了... 我想说的就是:去一趟假期,我就像是充电了一样。

回到来,我跟自己说:又要开始打拼了!!!

无奈...



7月 · 中

搬回家已经半年多了,我依然身负“包租婆”的“重任”。

老实说,包租婆的苦,还真是只有包过租的人懂。别人都说怎么好赚怎么的,我却是因为包租搞到头崩额裂。奉劝想过要包租的人,不够狠的话,还是别做这种傻事。

话说我从新加坡回来就一直在努力处理手头上一些让我很抓狂的琐碎事,就在我把事情都安排得差不多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让我呆了三秒钟的讯息:

“The house is broken into.”

1...

2...

3...

不是吧?!我立刻给房客打了电话。屋子进贼了,门窗被撬开了,地方被弄脏了,值钱的东西都被偷了。

接下来两个星期,我就周旋在屋主、房客与承包商之间。

承包商是朋友,知道屋子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盯上,说什么都要我们做个比较巩固的门和铁花;屋主是吝啬鬼,说什么都不肯付全部的装修费用;房客们在一个星期之内被爆窃两次,纷纷要搬走,我自然了解感受。

总而言之... 就是让我很头大,也很无奈就是。(下一篇才说清楚)

这事儿让我忙了差不多两个星期...

然后哦...



7月 · 杪

我的钱包被抢了。

在哪里?银行门口。

钱包里是老娘一整个月的伙食费啊~~~~~~~~~

......

......

......

除了沮丧,我在那个 moment 没那个心情有其它的感受。



整体来说,我的7月相当经典... *无奈*



8月,会变好的。:)

复胖后难得有拍得不错的自拍照~ 放上来自欺欺人也爽~

Tuesday, August 09, 2011

周末 Get-away (下)

7月

我下去的时候,适逢是新加坡购物嘉年华最后一个月,而又已经来到圣淘沙... 就顺道去... 这个... 这个...

*努力回想某商场的名字*

...

...

...

算了,反正就是在圣淘沙的其中一个商场。*完全放弃*

我和果酱是走得不亦乐乎,可怜的是跟我们一逛了几个小时女性用品店的辉仔... XD

我很乖,没有大包小包哟~ :D

晚上,已为人妻的果酱跟老公去 One Rochester 吃浪漫的烛光晚餐... 我当然不会那么不识趣跟着去那么浪漫的地方当电灯泡。

这是我从人妻FB上偷的照片...


至于我自己... 则跟别的朋友出去逛了。照片?没有,本小姐此行以轻便为主(放屁!不知道是谁带了个将近10公斤的背包,还敢说轻便!),未携带相机(没办法,我现在只有一部体型和我为同一系列的单眼...),故无照片。

嗯... 好想要一部小相机...



再过一天:

由于艾天今晚有事情无法招待我,我必须搬去背包客旅舍。我不是大小姐(再强调一次:我不是大小姐!),所以不太在意住背包旅店... 唯一的要求是:干净且没有蟑螂。(另外... 便宜不算是要求...呱?)

这是我来新加坡第二次住背包客旅舍,住的是位于Bugis一间两年前曾入住的背包客旅舍。

Check in 的时间还没到,我一个人逛来逛去,走到了旅舍附近的嘛嘛档去吃早餐。嗯... 吃了一个味道很 mamak,但价钱很不 mamak 的 murtabak。囧

分量很大,我吃不到一半就想放弃了...

之前那两天没睡好,我登记后赶紧洗澡,回到房间几乎是昏倒在床上... 直到电话响...

果酱请了半天假,和我一起去Bugis Street逛,再转战她家附近的另一间商场... 然后,汗流浃背的我们回去她家休息,边哈啦边等她的老公回来。



晚上:

那个欠打的维克多,竟然连我都骗了... =.="

原本以为他真的这么没良心让老婆一个人过生日,原来是把我骗过来一起给果酱庆生。

这次选择了可以俯视半个新加坡夜景的One Altitude(果酱好像很喜欢去他们家的餐厅)。

城市的夜景都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
再怎么让人眼花缭乱,也无法抵挡城市人的寂寞。

忽然想起一个朋友说过的话:
“你就是无论如何都得要把漂亮的东西跟寂寥扯上关系吗?” :p

在顶楼留倩影~

点菜时间~

镜头失焦了~
(还是... 果酱是故意的?)

那是星期一的晚上,没想到那里的人多到需要预定位子才能坐在楼上... 囧

还好过了一阵子,有个可爱的服务生在其中一桌的人走后给我们安排了楼上的位子。


三个人,点了四份东西... 拍照的时候还有一份非常肥腻的披萨还没到。嗯... 最后的结果是饱到想吐但还是无法把所有食物吃完。


登登登等~ 例牌节目——生日蛋糕登场!

两公婆一起点蜡烛,甜蜜温馨到~~~~

Jamy, Happy birthday!



嗯... 星期二回到吉隆坡继续打拼,星期三收到果酱whatsapp给我的一张照片... 是一个蛋糕。

“教会的人竟然给我买了个一模一样的蛋糕...”

人生就是无数的巧合拼凑哒~ 囧

Monday, August 01, 2011

周末 Get-away(上)

大概没有多少人相信,我其实不是工作狂。



真的。



7月

工作上的阻扰让我的心情有点儿沮丧,加上连日来受到不少的“打击”(至于什么打击就不想提了)... 我躲在家里,只想一个人好好地安静下来。


之前一直挣扎是否要抛开工作到新加坡去陪果酱过生日... Well,这么一折腾,我反正不打算上班,心里也想念她了,还知道她的“维克多”(就是她老公啦~)忙于工作... 我偷偷买了车票到新加坡去找她。

原因无他,我知道她不会多问,如果我不想多说。



几乎完全没方向感的我,迷路是家常便饭。我看着那一个不分东西的地图(好啦~ 不分东西的是我),背着那近10公斤的背包走错路(不要问我为什么去几天带那么多东西!!!不要问!!!)... 尽管身上穿的是运动裤和短袖上衣,我依然汗流浃背。

你一定想不到的是... 我那一刻内心的OS是:哇咧~ 难怪以前80公斤的时候走路会流那么多汗!我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

终于找到艾天的家,他安顿好我时,已经是深夜一点多!!!

长得很帅的艾天
(刚刚才惊觉我这趟竟然没跟他拍到照!)



次日

早上,果酱发讯息给我,说她今天闲得发慌。我便乱掰一个藉口,要她帮我去跟一个朋友拿东西,然后叫她在某地点跟我朋友会面。

在地铁站会面的时候,她笑着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下一句就是:“我就知道你会来。”

WHAT?!?!老娘以为自己安排得天衣无缝啊~~~

“你叫我跟 ‘she’ 拿东西... come on 啦,你在这里有多少个女性朋友?!” 雪特!我竟然蠢到忘记了她对我的熟悉程度。

虽然被“笃爆”了,我们还是很兴奋的去吃早午餐(嗯...如果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早午餐是指brunch)。



风光明媚,不去海边不是很浪费么?

是日精选餐厅:Coastes

很“海边”的木桌木椅


我发现果酱“移民”到新加坡去后,我都少拍照了。


三个人,叫了三份餐点。味道如何?

还可以。


因为之前没想过会来海边,我穿了非常不合时宜的高跟鞋... 囧



这一趟在新加坡邂逅了包装奶茶里面算是相当有水准的“Tea Time Earl Grey Milk Tea”。我先是被那华丽的包装吸引,再经果酱推荐就... XD

奶茶的卡路里不低,没事别乱买来喝(这个还是只有500ml的... 无奈)。

Thursday, July 21, 2011

Wednesday, July 13, 2011

Bersih 2.0 Rally · 2#


709才过,执政党就忙着在摄录机前制造谎言。

--------------------------------------------------------------------------------



国家执政党如此对待人民,是我们不能理解,也不愿意去相信的事情。但事实,终究是事实。

如果不是身在现场,我几乎愿意去相信国家的领袖们说的谎话。



--------------------------------------------------------------------------------



709一早,我们一行人——阿恺、老表、老欧、向希和我(为什么两个男人的名字都有老?),穿着最普通的 t-shirt,走到楼下去跟穿得特帅气的康仔会面。他儒雅地坐在咖啡厅里吃着美式早餐,悠闲得让人完全不能跟净选盟联想在一起。问他是怎么进城的,他说万一被警察查问,他就会说他来上班。老实说,要不是因为大家是“同党”,我也看不出他是打算去游行的。



难得水静河飞的KL市中心。

709:接近中午,KL Fahrenheit前

由于这一次的游行搞到跟逃难一样,吃美式早餐实在不太搭,我们决定走到英美路(Jalan Imbi)的茶室吃早餐。我心里的感觉是五味杂陈的。一方面是有点儿担心镇暴队和“红队”(大家知道我说谁就好)是不是真的会来捣乱,二来也担心封城计与连日来的打压是否会真的起了阻吓作用... 但一想到连我这么不热心政治的家伙都肯站出来,就想说一定也有很多其他人会排除万难地出席。



--------------------------------------------------------------------------------



708 · 晚上



“你在哪里?”这是我到达吉隆坡后第一通电话,是我娘。

“我在... 在... KL囉~” 才几个小时前,小弟因为担心我这个动作笨拙的家伙会在709中出什么事儿而不断劝阻我... 很明显,我这固执得跟头牛一样的家伙是不会听的。

“你在那里干嘛?” 妈妈开始要发牢骚了~~~~~

“我... 明天游行嘛~” 我尽量显得轻松。

“你真的去参加?” 妈妈的语气没有太意外,我向来做事不太靠谱。

“嗯囉~ 呵呵。” 我轻轻笑了几声。

“嗯... 说你也不会听的。去游行,记得别穿高跟鞋。” 娘啊~ 你女儿没有爱高跟鞋爱到这个程度啰~~~~

“知道啦,我是穿球鞋来的。” 无奈。

“还有... 这种聚会很多人,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趁乱‘博懵’。你别穿得太性感... 那些什么低胸露背的全部别穿去。”

“哎哟,你什么时候见过我有低胸露背的黄衣?” 囧

“嗯嗯... 自己小心点儿,妈跟箐儿在云顶。有什么事才给我打电话啦~ Bye bye~“ 听她语气还真的一点儿都不担心嘛... =.="



--------------------------------------------------------------------------------



走路去接向希的时候,一路上穿过了各大购物广场。我心里的激动难以言语... 这平时拥挤的街道,还有那一间又一间在周末总是人来人往的购物广场... 这时候空荡荡的,让人好想进去血拼试衣啊~~~~~




--------------------------------------------------------------------------------


709 · 早晨



我们几人坐在茶餐室,边吃边聊天。我吃的是味道不怎么样、没有饭的杂饭(就是杂饭的菜啰~)。时间还没到,我们会合了拿着公寓钥匙的Nom Nom和向希几个文质彬彬的朋友(一点儿都看不出那么热血的那种),一起到Fahrenheit去逛街(只要有中文名字的地方,我尽量都用中文名... 但对于“飞轮海88”这个名字... 我 · 真 · 的 · 不 · 想 · 妥 · 协)。

天气挺不错的,理应很多人都赖在床上的星期六,竟然在才不到10点就一大堆人在逛街... 嗯,大家明白就好。

闲逛了一会儿,大家回到房间里,准备:毛巾、牙膏、水、盐、塑胶袋、黄衣、球鞋... 嗯,该穿上身的穿上身了,该放进包包的也放进包包了。出发前因为担心待会儿出什么乱子,大家先分成小组,容易互相照顾。

我这个没头没脑的家伙,只带了毛巾和塑胶袋(用来包着电话的~),还有套在黑色T-shirt下的黄衣。

黑衣底下的黄衣。

出发去了!!!!

Monday, July 11, 2011

Bersih 2.0 Rally · 1#

站在雨中,被水砲所射出来的水“飘中”的感觉... 除了顿时觉得自是“辣”妹,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不,不是因为水砲带来的不适而想流泪(当然多少都有点儿影响),是因为我完全想不到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而被政府这样对待。



--------------------------------------------------------------------------------





看到影片里那友族女生大喊:“That's what you stand for. You hurt your own citizens!!!” 的时候,我的心头一酸,眼泪就要流出来了。



--------------------------------------------------------------------------------



709 前一天,有个不知所谓的有钱女人说:
“我都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有安乐茶饭不吃,整天搞东搞西,要搞到马来西
亚大乱才甘愿。”

我没有反驳,因为:
(1)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是我的顾客。
(2)对这种人,说多了都浪费口水。



集会前一天,媒体就报导说隆市会封闭,并且不断发出警告说这是一个“非法集会”,看来是希望能通过媒体恫吓人民。我们必须承认这对一部分人来说是凑效的... 至少我认识的人就有好几个因为这些媒体的报导而被家人阻止出席。

我放工后赶回家,匆忙收拾了点儿东西,打算在与友人共进晚餐后赶在隆市被封闭前赶到朋友的公寓去借宿一宵,以方便第二天出席709。

一路上是通行无阻的,让我们不禁怀疑这是政府的“空城计”。无论如何,我们还是依照计划到达 Fahrenheit Suite 与朋友会合。

这一个晚上,大家的心情是不安的。毕竟政府已经公开警告要出席的人民...但被无理打压而来的愤怒,远大于被恐吓的不安。家人接二连三的电话、朋友们发来的信息...

先别急着说别人胆小或自私得不肯让自己关心的人站出来。即使是有出席的我,也不舍得让妈妈跟我一起出席... 从709回来后,我更庆幸妈妈没Aunty Anne的热血... 不然看到年纪不小的妈妈被催泪弹熏着或被水砲打中,我的心会比自己受伤更痛。


所以,是的。当我看到勇敢的Aunt Anne时,我的心有种不可言喻的感动与心酸...

“She's 65 year-old. She kena 4 times tear gas, 1 time blue chemical water cannon — in words of her daughter.
Anne, from Setapak, took a bus ride down to KL, ALONE, in support of the rally. She was stopped 4 times, being asked her IC and questioned by the police on why she's wearing yellow. "Why can't I wear yellow?" was her reply. She didn't know what time the rally was scheduled to start, she didn't know where, she has no one with her, all she knew was to get down to KL and stand for what she believes in.”



--------------------------------------------------------------------------------



发射了水砲以后,“镇暴队”再从另一处发来了无数的催泪弹。我们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走到前方去“侦察”的Nom Nom就站在不远处的同善医院门口等我们。尽管近在咫尺,但在这个情况之下... 我们决定先逃离“战场”。


我一睁开眼便不断流眼泪,无法看清前面的路。看到我的状况,一位友族大兄给我倒了一把盐,但他无法给我水... 因为在之前的几轮攻击当中,大家的水都几乎已经用完了。

随着人群在雨中奔走的我们,逃到了同善医院后方的围墙... 踏着湿滑的泥地,我们随时可能滑倒,但我们似乎只能往上爬,心里一直相信只要逃到医院的范围便能暂时安全。至少,我当时是那样相信着的。

借着友族同胞的帮忙,我们一个又一个地爬上了同善医院旁的空地。大家都暂时松了一口气,狼狈地在雨中为“中招”的同伴们送盐倒水。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根本就是在战乱中逃亡!


我们站在空地上,等候正在帮忙把人群拉上来的Kerson的同时,正盘算着要怎么离开... 那短短的一分钟内,我看到直升机在同善医院的上方盘旋,心里真想对它比中指:你有本事就连把催泪弹丢下来医院!

他娘的,没想到我话没说出口,他们也能感应到... 就在我那样想的那一刻,不知从何而来的催泪弹就“成群结队”地掉了下来。说实话,我是没想到他们会脑残到把催泪弹丢到医院的范围内... 更过分的是再之后他们把催泪弹丢进医院,还跑进医院殴打并逮捕和平请愿者。



--------------------------------------------------------------------------------



我向来不是个非常热衷政治的愤青。我只会偶尔看看新闻,知道近来政府发出什么莫名其妙的通告,抑或是跟朋友吹水的时候一起批评下政府的脑残计划和发言。这一次,会走上街,是以前的我始料不及的。

“黄潮”刚吹起的时候,我只是在网上留下言,帮忙传下短片,没想要出席。这种事,有别人去支持就好,我是“精神同在党”的。没想到这只是为了要让选举更公正的请愿,政府大题小作到把和平请愿说成非法集会,还说Bersih 2.0另有所图。囧

接下来,一连串为了保住他们宝座的而作出的指控,让人觉得怒不可遏。我决定出席。没错,是很多人说我们就算上街也改变不了什么,但如果大家都抱着这样的心态,试问谁来为我们及孩子的将来改变什么?


我们都爱我们的国家,所以我们站出来,为我们爱的国家争取一个更美好的将来。但,回应我们声音的,竟是无数催泪弹和水砲。

(继)

Wednesday, July 06, 2011

周末 Get-away(前)


我总是因为手头拮据及工作忙碌的关系,告诉自己:就算不能休假,在平日努力慰劳自己算是给自己补偿。

然而,不论我多么努力鼓舞自己、慰劳自己,总是还欠缺点儿什么。如果压力能装在担子上,那担子明显地越来越不胜负荷。我暴躁、易怒,对所有的小事感到心烦气躁,也无力对抗任何的不如意与身边的人所发送过来的负能量。




所以,我情绪低落到近乎谷底的那刻,毫不犹豫地上网买了车票,随即出发到新加坡去。

不为什么,就不想留在这里。如果你想问我为什么是新加坡,那我告诉你:

我有个老相好在那里... 虽然她已经结婚了,但她老公从来不介意我闲来无事到那里去来个三人行。

老相好Jamy a.k.a YSL(叶师奶)& 她老公维克多
爱情从来都需要用心经营,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


多谢你们俩公婆这几天的招待。看到你们,就像看到爱的希望。

Thursday, June 16, 2011

Coffee Famille @ Sun Suria Avenue, Kota Damansara

会来到这里,不是没有原因的。言下之意,是说:会来到这儿不是巧合。



由于早上在Damansara约了顾客办事,想到从那儿回家过后再出来... 真是不环保又浪费时间的事!!!随即,便拿起电话给和我一样身为无业游民的气质美女——向希发短信,没想到她竟然在打兼职!

反正都要吃午餐,就决定到她打兼职的地方——Coffee Famille吃午餐。

如果你不知道Sun Suria Avenue在哪里... 哦,知道Kota Damansara的Tune Hotel在哪儿吗?嗯,就是那里~ 如果还是不懂... 你找GPS或Google Map好了。



若是在早几年前,说到要找一个环境清幽的咖啡厅,大家的答案大概不是星巴克(Starbucks),就是香啡缤(Coffee Bean & Tea Leaf)。没错吧?但近几年这种带有各自特色的小型咖啡厅像雨后春笋般开了一间又一间,大家都开始就自己的喜好选择让自己感到更舒适的咖啡厅。

Coffee Famille是一家小小的咖啡厅, 里面是让人感觉温暖的昏黄灯光,唱机播放的是我偏爱的音乐类型。


木地板、木桌子、木椅子、木架。店面不大,但没有因为这样而密密麻麻地挤满桌子。桌子上都有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是黄色的小雏菊,适可而止地点缀空荡荡的桌面。


我闻到了咖啡和烤三明治的香味。


这里没有很花俏的餐单。我点了个Famille Sandwich。面包是homemade的佛卡夏(Foccacia),稍微用了点儿橄榄油。里面放的是生菜、番茄、鸡肉火腿和芝士,上面还铺了一些以香料调味的香烤蘑菇和金针菇。对,没有蛋黄酱,或任何其他酱料。

至于饮料,他们有一些挺特别的咖啡(可能是因为我对咖啡没研究,单看名字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差别啊~~~囧),但我今天就想喝这个——Caramel Latte。

我喜欢那简单的装潢、像是不经意的摆设。


唱机这个时候播放的是Janet Seidel 的 《Moon of Manakoora》。挺好的。


Coffee Famille
6-G, Garden Wing, Sunsuria Avenue
Persiaran Mahogani, Kota Damansara,
PJU 5, 47810 Petaling Jaya.
Tel: +603-6150 5126

Monday, June 13, 2011

生日 · 快乐

不管我想或不想,时间还是一样在我指尖溜走,带走了仅剩的天真(虽然我到26岁那年还真的已经剩下没多少的天真),只留下岁月的痕迹。






年龄不只是一个号码。它催促我们成长,逼使我们学着笑看人生。

27岁后,你可以,可以干蠢事、可以不懂人情世故、可以幼稚、可以鲁莽... 什么,都可以。但,再也不会有人纵容你,也不会有人为你说话。



今年的生日愿望是... 姆啊哈哈哈哈哈,不跟你们说~

哦,祝我,生日快乐。

Friday, June 03, 2011

一步

天气似乎又开始撒野,动不动就热得你发慌,又趁你措手不及的时候给你来一场大雨。



刚回去复诊,说话声调几乎没有起伏的医生跟我说我的情况“似乎”有好转,但还需要一段时间,也同意让我继续不服药。哦,我其实没什么,只是之前因为压力而荷尔蒙失调。

嗯,不用一副被吓坏的样子,我只是荷尔蒙失调,不是思觉失调,不会忽然手执菜刀砍人。



站在镜子前,我用力地捏了捏自己手臂、大腿和肚腩上那顽固得让人讨厌的脂肪... 你们为什么还缠着我?!再靠近点儿望镜子里的自己,之前脸上因荷尔蒙失调而引致的皮肤敏感差不多都痊愈了,额头“成群结队”的小颗粒也逐渐“撤退”。

努力了一个月,体重不见下降,说不气馁... 怎么可能?但我记得有人提醒过我:一步,一脚印。

而且,皮肤变好了,不就是好的“一步”吗?:)



是时候去睡了,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Wednesday, May 25, 2011

独处

一个人,坐在客厅里,耳边是不知名歌手唱的爵士乐... 在这个时间、这个场景,实在不是那么协调。

没关系。



我可以,一个人,吃饭、听歌、看电影、逛书局、购物、跑步、旅行...... 不,不是想告诉大家我的生活很寂寞,而是想说就算一个人(虽然不是每个时候),我依然过得很不错。

我,诚然不是一个喜欢独来独往的人,身边朋友不算少,要找个人陪也不难。然而,朋友总有自己的生活,也总有无法为我们挺身而出、上刀山下油锅的时候,那得怎么办?



一个人的时候也不轻易被寂寞侵袭,才能让你爱的,或爱你的人放心。一个无时无刻都需要别人照顾陪伴的人,很累人。

若只是为了逃避独处的时刻而随便投入另一段感情,最后换来的只会是更多的寂寞。

我,正心平气和的,享受独处的时段,直至我找到还遗落在茫茫人海中的另一“伴”。

Monday, May 23, 2011

心轻如燕

《燕燕一席》跟了我好长一段时间,少说也有四年多... 实在有点儿不舍得。无奈近来博主(不就是我嘛~)跟随潮流,“兴”吸引力法则... 读音与“奄奄一息”相似的博名,实在不太好意头...

新的博名——《心轻如燕》大意是可以心情轻松到犹如燕子在天空中翱翔一样~~~(虽然此“燕”非彼“燕”)



换个博名简单不过,换个思考方式与脾气就是另一门学问。

我要好好督促自己,每天都要有好心情~

Thursday, May 12, 2011

给妳的实话

妳说你们只是朋友,但那暧昧却浓得化不开,偏偏又真的只是朋友。妳说妳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怎么样... 他说是要多了解,不会贸贸然就展开一段感情。

我知道,妳就快要失去耐性了。

M对妳说:“你干嘛不直接告诉他?是我的话早就捉着他来问话了~也许... 我只是说也许,有些人比较喜欢这样,没有commitment就没有负担。”

K对妳说:“All those reasons given were just excuses. He's not ready to get into another relationship.”

没想到这一次 M 和 K 都比我温和。我说:“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

妳应该也清楚知道,不然妳那倔强的脸上怎么会出现受伤的神情?

Saturday, May 07, 2011

病 · 想

09年7月尾,我搬到17区的一间双层排屋。这一次,我还是包租婆。

搬过去不到两个月,我就生病了。病得一塌糊涂。

一个人躺在床上,倦缩在那几乎不能御寒的毛毯下,我哆嗦着打电话。

依稀记得住在楼上的大佬、米奇和卡夫出外给我买了晚餐,老欧好像也给我带了水,还有平时几乎不跟我们说话的吝啬婆竟然也给拿来一些营养辅助品。

说不感动,铁定是骗你的。

病得五颜六色的那一个晚上,全身忽冷忽热,心里却是满溢的暖流。

如果有够无聊,翻看我那个时候的面子书,上面清楚地写着“越病越幸福”那句变态得欠打的话。



这一次,重感冒,躺在床上头昏脑胀的几天,我心里不断出现一句话...





“鸡蛋糕,天气怎么这么热?!?!“

Wednesday, April 20, 2011

电影——《Limitless》

首先,当然是要感谢《大马中文部落格》与 GSC 给我们赞助电影——《Limitless》。看这部电影前,我不但没看预告片,连大纲都没真正去了解... 电影中文译名为:《逆天潜能》、《永无止境》或《药命效应》。(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都很想挑我最喜欢的译名... 这一次是《药命效应》胜出,虽然字义上是《永无止境》比较符合)

由此可知,我是个不很介意自己看什么电影的家伙。


没受过什么写影评的特别训练,只好以老套的故事大纲开头(哦,没错~ 又是从网上抄回来的):

你相信世上有一种服用后会得到金钱与权势的药吗?如果可以拥有全世界,你愿意牺牲自己的灵魂与人性吗?落魄的纽约作家艾迪(布莱德利库柏 饰)在意外取得一种新开发药物后,人生顿时改变。

原来这药物能开发所有人脑未被利用的空间,艾迪靠着超乎常人的智慧与反应力,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名利与声望。然而艾迪很快就发觉一夜成名的恐怖代价,神秘的敌人与组织纷纷以他为目标展开追逐,意图揭开他成功的秘辛,而神奇灵药的致命副作用也逐渐浮现……




不晓得是因为我抱病看电影,还是因为电影拍摄手法真的有点儿让人目眩。我看完电影出来的第一个感觉是:头很痛。

看完电影后一直想不起在什么节目或电影里看过男主角布莱德利库柏(Bradley Cooper... 哇咧,我真是超讨厌读那些鬼佬的译名!),回来找谷哥问过,才恍然大悟:啊!就是在《He's Just Not That Into You》那个见鬼的“三心两意精”!嗯... 他其实长得挺有型,尤其是那双深邃的蓝眼睛...

哦,那只是题外话。快说回这部电影。

认真去看的话,编剧上有些地方是让我很“囧”的。


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饰演从原本的凶残包租婆摇身变成床上(上床?)风骚精的 T.V.Carpio是香港乐坛大姐大——杜丽莎(Teresa Carpio)的大女儿。


出场不久便死翘翘的Johnny Whitworth可说是男主角的“救星”。

吃了透明小药丸后变得理解力超强的Eddie Morra(Bradley Cooper饰)

Abbie Cornish在电影中饰演Bradley的女友
耐看的美女,但就是想不起在什么电影中看过她...

Robert De Niro 在这部电影中饰演的角色对他来说大概就跟吃生菜没差...
真是大材小用囉~~~~



我是个超会发问问题的家伙... 但对于剧情中有一些我不清楚的细微问题就算了,只是我很奇怪的是整部电影最后是想要跟我说...?

一般的这种电影最后都应该是不劳而获的男主角会遭受某种程度上的惩罚,或不顺利... 但这部电影的最后却是男主角真的就靠着吃小药丸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并且平步青云...?



不过,看完电影最大的安慰是:
原来那么多厉害的人都是靠着吃小药丸的... 那我没别人厉害都是可以理解的。*点点头,安慰自己*

话虽如此,人还是要有梦想和目标,每天醒来才更有干劲。即使不靠小药丸,我们都应该不断努力超越自己。

Monday, April 18, 2011

无聊对话(二十三)

从远处N男就看到B女,手里大包小包的。

N男:“啊?你又买野啊(你又买东西啊)?”

B女:“哎呀,一个人唔係买野就係卖野噶啦~ 既然我冇野卖,咪买野啰~(一个人不是买东西就是卖东西的啦~ 既然我没东西卖,不就买东西啰~)”

N男:“……”

Friday, April 15, 2011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慢慢学懂不去期待太轰烈的爱情。

也许不是我们,是我,而已。



年纪还小的时候,大家是不是都憧憬过能有一段能轰天裂地的恋情?除非不曾经历过那种锥心之痛,否则怎么还有如斯期待?

“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比较适合出现在精力旺盛的少年时期,或“眼看手不动”的文艺小说。要维持这类恋情需要的何止是时间与精力能办到的?还需要无数的心血,甚至是眼泪灌溉而成。当然,也要有一颗健康的心脏,与不屈不饶的精神和耐性。

年纪越大,越受不了这样的折磨。



我发觉自己喜欢上那种平静的、像潺潺流水般的相处方式。

淡淡的亲昵,舒服、不累人。

Wednesday, April 13, 2011

咸鱼

对于生活中的不满,我们除了怨声载道,或是在责任与负担编制的网中勉强挣扎蠕动,还能做什么?



我真的讨厌只懂得埋怨却不作出改变的人,包括自己。

很多时候,我们对生活中的不满已远远超过了自己能承受的重量,却还是咬紧牙根,苟延残喘地生存着。



我还记得周星驰说过:“人冇梦想,同条咸鱼有乜分别(人没有梦想,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

人,失去了梦想,没了自信,再失去了目标,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咸鱼不会彷徨失措,也不会在夜里独自流泪。人,会。

Friday, April 01, 2011

无他的精彩

女孩和一起四年的男友刚分手的晚上,她坐在暗黄的灯光下,那双大眼睛更显寂寥。眼泪没流出来,心却早已碎了。

两个星期后,女孩在电话上控诉,原来他早已对另一个女生“芳心暗许”(咦?这个不是形容女生的咩?)。两个星期来痛苦不堪、一直以为是自己对男友不好的女孩,忽然清醒了。男友转台虽然不是大错特错,她对于自己的拗脾气及个性也有所领悟... 但一想到对方竟然在另一个女生面前大数她的不是、对她的刻燥、恶言相向等的行为,从原本的伤心自责,变得愤愤不平。

我想,我能了解。那是一种被践踏的耻辱,参杂着被背叛的痛楚。

不到两个星期,她奇迹似的亮丽了起来。虽然那刻意的开朗依然透着淡淡的伤感,但我想她大概已经想开了。她说既然对方不珍惜她,而且错在他先爱上别人... 她苦苦挣扎、以泪洗脸又有什么意思?对于不珍惜她的人,不需要留恋。

我庆幸她如此清醒,尽管我知道那道伤痕深得几乎不能磨灭。



既然对方不珍惜你的付出,苦苦挽留又有何用?倒不如潇洒地转身,收起仅存的尊严,咬紧牙关狠心离场。

没有了他,一样可以很精彩。

甚至,更精彩。

Wednesday, March 09, 2011

电影——《The Adjustment Bureau》


对于自己贪小便宜的个性,我是无话可说的。

这一次,同样的应《大马部落》的邀请与UIP的赞助,让我又有机会看免费电影。这一次,看的是《The Adjustment Bureau》,至于中文则... 有多个不同的翻译:《命运规划局》、《天网逆缘》或《联邦调查局》。个人觉得最后那个译名是最九不搭八。

故事大纲是从网上抄袭的:

天生就适合走上政治舞台的大卫·诺里斯(马特·达蒙饰),是一名政坛的明日之星。在信心满满的参选纽约州参议员期间,意外认识了美丽的芭蕾女演员爱丽丝(艾米莉·布朗特饰)。他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人,然而就当他发现自己爱上她的时候,一群陌生人却竭尽所能阻止他们再度相遇。大卫发现他必须反抗命运,才能和爱丽丝在一起。成功对抗命运的机率几乎是零的他,必须忘了她并接受他被规划好的人生,还是为了和她在一起而放弃一切,反抗到底?

爱丽丝与大卫首次相遇,竟然是在男厕。囧



首先,对于马特·达蒙(Matt Damon... 天哪~ 译名读起来都有够难搞)会接拍这一类型的戏有点儿不可思议。他在我心目中一向来都是很... 很... 很... 很难解释,反正就跟这种爱情片几乎挂不上勾。也许因为我先入为主,直到看完整部电影、离开电影院,都有种... 很囧的感觉。

电影的情节不算紧凑,也不多笑点,唯一让我觉得比较有趣的是那些“调查员”能靠他们的方式随意“穿梭”在人群中,以及他们手上那“本”有着一条又一条纵横交错的纹路的笔记本。
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溜”到另一条“轨道”上。

喏,那本线条复杂到不行的记事本~

就算冒着被format的危险,大卫也豁出去“爆”他们大镬...

老实说,电影的结尾有点儿随便... 没头没脑的就忽然完了,而我更想知道的却完全没交代——到底他们最后是不是也能靠自己的意志而成功?既然他们能战胜天意而在一起,再次“逆天而行”地各自成为总统及舞蹈家也应该没难度?何况,Chairman 既然能“批准”他们的恋情,会不会也给他们改变了“原本”在一起以后会面对的命运?(如果听不懂的,去看看就知道我说什么了)什么都没讲清楚,算是怎样先?



我是一个挺相信命运的人,对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回事,我不是太抗拒。看完这部电影后,我忽然了解到...

原来每一次失恋都是上面搞出来的!

Thursday, February 24, 2011

灼伤记


我,每天早晨都机械化地起床,重复着一样的动作,准备出门上班。

前几天在出门前为自己一头乱糟糟的三千发丝打理的时候(稀薄到这样,都不知道有没有三千),竟然一个不留神灼伤了自己的手臂。=.="

过了一会儿,灼伤的部位冒起了好大一个水泡。


晚上看到自己手上的水泡是“难得”的大,忍不住给水泡和夹子合照,纪念我这“大头虾”的杰作。拍了照片,接下来干嘛咧?这个面子书横行的年代,当然就是上传到面子书上,博点儿同情。

果然,好多朋友都来关心我是怎么弄到的... 啊~ 朋友的关心果然是填补空虚最好的良药啊~



第二天,某个不常见面的朋友忽然给我打电话,问候我的“伤势”。当时心里第一个想法就是:“面子书果然神通广大~” 然后就没头没脑地在感动,感动朋友竟然会特地打电话来问候我。

怎么知道...

“喂... 你小心点儿啦~ 你知道啦,你的样子都已经不漂亮,还要弄这么一片伤痕,value又更加低了...”

我那时候的样子一定很错愕。不是吧?你特地打电话来奚落我?!

“哦,是哦?如果那个人跟你一样只是在意外表,先别说他看不看得上我,我也不会看上他。” 我不悦地说。

“话不是这样说... 你看你都被囤舱底了(意即被丢在一边,无人问津),还不...” 他继续说。

“我很忙,下次聊。” 我是真的忙,也是真的完全不想继续跟他讲下去。我怕我会杀人。



如果不懂得说好话,装成哑巴会比说错话好。

Monday, February 21, 2011

电影——《No Strings Attached》

上个星期三晚上会议结束后,我飞车(再次强调:我飞车是不危险的,因为丽莎的体型装载我要飞起来是相当有难度的...)去接妮可,再“飞”去双威金字塔... 不做什么,就是为了《大马中文部落格》给我们的好康——免费电影。




《No Strings Attached》(中文译名为“饭饭之交”)由Natalie Portman 和 Ashton Kutcher 主演。顾名思义,描述的是两个多年不见的“青梅竹马”(只有那么几面之缘的,算是青梅竹马吗?)从有性无爱的关系开始,慢慢陷入爱情的陷阱...

嗯... 我一直在想,写这一篇是不是也要写什么大纲(没办法,小学时期写阅读报告时连看的是《白雪公主》都一样要写大纲的阴影依然挥之不去...),最后还是决定放弃写什么大纲。



故事很一般,说的是现代寂寞泛滥的社会中常见的“有性无爱”关系。从这种关系演化到双双堕入爱河,想必是戏院中每一个人都能猜到的结果。谁说“尘世间不喜欢开心,喜欢痛心”呢?对于“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一个老梗,还是很多人很buy的~

故事既不算有卖点,但电影中的许多细节却让人感到窝心。其中一幕我觉得很可爱的,就是男主角在女主角“警告”说不许送花之后,送上萝卜...


另外当女主角生理期时男主角的用心及温柔,真是让女生“冧到爆”~

再来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用心的,就是剧组一些“低调的幽默”。男主那风流成性的老爸到片场去为他祝贺生日的时候给他弹奏音乐... 当然不是说这一幕,而是之后出现的那个蛋糕,上面竟然是《The Creation of Adam》的画~ 虽然不是什么很引人注目的事情,却不禁想赞叹剧组连蛋糕的“出场”都注重的精神。

整部电影中不时爆出笑点,整个电影院中弥漫着一种愉悦的气氛。啊~ 这种电影就是适合我这种平时精神紧张到不行的人看啊~



整体来说,这部电影是很不错的——搞笑、轻松,还隐约透出一些启示(别人有没有启示我就不懂了~)。至于选角,其实真的有惊喜... 难得形象这么酷的 Natalie Portman 会参演爱情喜剧,而 Ashton Kutcher 难得出演深情男,忽然让我觉得他变得不同凡响地讨喜。:-p